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藝術論文 > 侗族侗錦圖案主要構成的演變和傳承

侗族侗錦圖案主要構成的演變和傳承

時間:2019-06-11 14:09作者:曼切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侗族侗錦圖案主要構成的演變和傳承的文章,侗錦發展到現代, 構成形式開始多樣化, 組合結構開始簡化, 圖案造型新穎創新。非遺侗錦文化要存續與發展, 圖像構成形式語言也應該從傳統向現代轉變, 去其糟粕, 取其精華, 從而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繼承與創新。

  摘    要: 基于對湖南省通道縣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田野調查, 考察不同非遺侗錦傳承人對侗錦圖案的情懷與技藝, 研究得知侗錦圖案獨特的構成形式使其具備一定的研究價值。通過實物樣板采集、圖案骨骼結構繪圖再現等形式, 試圖解析侗錦圖案的構成原理和歷史演變過程, 探討侗錦的審美及文化價值, 旨在更好地促進非物質文化遺產侗錦的文化傳承。

  關鍵詞: 侗錦; 構成形式; 演變; 文化傳承;

  Abstract: Based on the field research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in Tong Dao county of Hunan province, this author made a study obout the feelings of different inheritors on different pattern designs on Dong brocades and their craftsmanship and learned that the unique pattern of Dong brocades pattern designs made them worth being studied. Through the real sample collevtion, the pattern skeleton stucture drawing reproduction and other forms, this paper attempts to analysis the principle of composition of Dong brocades and their evolution in history to discuss the aesthetic and cultural value of them, in order to facilitate the cultural inheritance of Dong brocades as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nce.

  Keyword: formations; evolutions of Dong brocade; cultural inheritance;

  侗錦古稱“綸織”, 具有相當的織造難度, 是侗族女性代代相傳的傳統手工織物。在漫長的發展歲月中, 侗族人創造出的豐富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成果, 因沒有自己的文字, 便用歌舞、工藝美術、織造等方式將這些文明成果加以記錄, 其中最為特色的編織技藝便是侗錦, 所以說, 侗錦可謂是侗族民族文化中的一朵奇葩。侗錦多用于被面、床單、帳簾、頭巾及服飾面料和背小孩用的背帶被包等, [1]54圖案內涵與構圖形式極為考究, 本文以研究圖案的構成形式與演變過程為主, 深入探討侗錦的審美與文化意義。

  侗錦是我國著名織錦, 主要集中在位于湖南、廣西、貴州三省交接處的湖南省通道侗族自治縣。2008年, 通道侗錦織造技藝被國務院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文獻研究接踵而來, 涉及生產、傳承、推廣等方方面面。這表明, 侗錦極具審美及藝術價值。筆者在結合文獻和田野調查中, 發現侗族服飾現代化現象嚴重, 除舞臺及攝影展示服飾, 極少再見傳統侗布及織錦裝飾的侗族服飾。老人所穿的右衽侗款的服飾面料, 也多為市面長見的棉布。湖南省通道縣坪坦鄉54歲唐女士在采訪中提到:“傳統的侗族服飾不易清洗, 本地幾乎無人再穿, 非遺侗錦除企業或個人有組織性的進行織造, 不再作為日常所用。”話語之中反映出侗族織錦文化的日趨衰淡。筆者在通道縣牙屯堡鎮楓香村尋訪國家級非遺產項目傳承人粟田梅也在訪問中提到:“侗錦的工藝復雜, 成本高卻回報少, 光織錦傳統圖案就有六十多種, 潛心學習的織藝者越來越少。”由此可見, 非遺侗錦若想做好文化傳承, 亟待解決傳承與發展的難題。

侗族侗錦圖案主要構成的演變和傳承

  一、 非遺侗錦圖案概括

  圖案設計是服飾中較為常見的裝飾手法, 具有一定實用功能和審美意義。作為我國著名織錦之一的侗錦圖案, 造型新穎, 主次分明, 構圖規整, 多表現為對現實生活環境的凝練概括, 也充分展現出了本民族的文化內涵和信仰。非遺侗錦圖案題材豐富, 大到宇宙星辰山川河流, 小到花鳥魚蟲, 表現手法從具體到抽象, 無所不涉, 應有盡有。侗錦圖案來源有多種說法, 主要以圖騰崇拜、神話傳說、萬物有靈為主。因侗家人沒有自己的文字, 用此方式即能記錄他們的歷史和神話傳說、又能傳播本民族的傳統文化, 來祈求得到神靈的庇佑, 并傳達積極向上、對生活充滿美好向往的生活態度。侗族的織錦是侗族文化的結晶, 織造方法分為素錦和彩錦兩種。素錦為通經通緯提花織物, 織造速度較快, 多以兩種顏色的細紗線交織而成, 有黑、白兩色, 黑、藍兩色或藍、白兩色, 一般以白為經, 藍、黑為緯, 經緯互為花紋, 即一陰一陽兩面起花。[2]40-42素錦雖多見素色, 亦可適當加彩緯線。彩錦是一種通經斷緯挖花織物, 色彩選擇豐富, 經線通常為白色, 緯線是由不少于兩種以上的五彩斑斕的裝飾絲線制成, 一素一彩形成五光十色的視覺效果。因純靠手工挑花色緯, 彩錦耗工費時, 織紋細密。圖1左圖為藍白兩色素錦, 中圖為加入少量紅色緯線的素錦, 都為龍鳳紋, 龍在侗族為吉祥、繁衍長壽的象征, 鳳紋象征美好與和平。右圖為彩錦棉籽紋, 寓意豐收與喜悅。

  圖1 素錦與彩錦 (自攝)
圖1 素錦與彩錦 (自攝)

  來源:皇都侗文化村

  二、 侗族服飾圖案的構成形式

  侗錦圖案的民族特殊性, 集中表現在其組織構成形式中。筆者研究其構成形式為主, 深入剖析其內在的民族價值。非物質文化遺產侗錦圖案的構圖嚴謹, 主次分明且式樣豐富多變。服飾圖案的構成形式一般分為兩類:一是圖案自身的組織、構圖、構成等形式。[3]85侗錦圖案自身的構成形式又分為單獨圖案和連續圖案, 兩種形式的混合手法更為常見, 混合手法是單獨圖案穿插連續圖案造型, 或連續圖案中內設單獨紋樣排列, 兩者交叉組合, 別具一格。二是不同類型的圖案在服飾上的應用效果。侗錦的每個圖案都有其文化內涵, 不同類型的圖案會運用在不同的服飾類型上, 詮釋不同的寓意, 如壽錦為素錦, 圖案多見龍、鷹, 寓意希望與再生。婚錦為彩錦, 多見喜鵲與鳳凰, 寓意幸福美滿。圖2為侗族兒童背帶, 主要的圖案燕紋寓意平安和睦, 鳳尾寓意吉祥福瑞, 太陽紋寓意希望與光明, 魚紋寓意富足幸福, 山水紋寓意生命與智慧。這些具有藝術特色的紋樣, 一同肩負著保佑侗族兒童健康成長的神圣使命。

  圖2 侗族兒童背帶細節 (自攝)
圖2 侗族兒童背帶細節 (自攝)

  來源:中國侗錦傳承基地

  (一) 侗錦單獨圖案

  侗錦單獨圖案專指獨立存在的裝飾圖案, 能集中引導視覺中心, 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 在侗錦大面積裝飾服飾上較為常見, 因放置視野比較開闊的位置易于辨識, 具有完整性和獨立性的特點。侗錦單獨圖案內容以單一圖案與組合圖案為主。單一圖案有人物、動物、幾何造型、風景、文字與建筑等。組合圖案為多種單一圖案規律和諧的安置于同一畫面中, 更有利于表現侗族的生活場景, 效果生動自然, 強調內涵與主題, 極具藝術價值。圖3《迎親圖》就是描繪婚慶場景之一的侗錦常見頭帕, 頭帕正中間有人物、花轎、鼓樓、馬匹等多種類別的物象, 整體構圖飽滿富有節奏感, 細節巧妙精致, 生動有趣的描繪了婚慶的主題, 也寄托了侗家人對未來美好生活的向往。

  傳承人粟田梅在訪問中也提到非遺侗錦的單獨紋樣有六十幾種。如果將其細分, 又可分為自由紋樣、適合紋樣兩類。自由式圖案是指外形不受外輪廓約束的獨立圖案。適合圖案以一定的外輪廓為基準, 內部布置與外輪廓相適應的圖案, 外輪廓框架多種多樣, 有圓形、方形、三角、多邊、不規則、心形等幾何或其他自然物質形態。[4]18圖3《迎親圖》中四角所用圖案就是適合圖案的構成形式, 在三角形的框架下, 用侗族典型的萬字紋、樹紋、鼓樓紋樣等表達吉祥的寓意, 各種物象組合均衡, 富有層次感。

  圖3 大同鄉挑花頭帕《迎親圖》
圖3 大同鄉挑花頭帕《迎親圖》

  來源:《侗族服飾藝術探秘》張柏如

  (二) 侗錦連續圖案

  侗錦連續圖案是以某個單位的圖案作重復排列而形成的無限循環的圖案, 有二方連續和四方連續兩種, 有時也不受其骨骼的局限性, 可呈現二方連續和四方連續組合的構成形式, 主次分明, 構圖嚴謹。侗錦二方連續圖案是以橫向或豎向重復排列的帶狀圖案, 因排列規整給人秩序感、節奏感, 適合放置服飾衣邊裝飾, 如領口、門襟、下擺、袖口等邊角位置。由于排列形式的不同, 二方連續紋樣又分為散點式、直立式、傾斜式、波浪式、折現式、剖整式。圖案排列組合時, 給人簡約大方又規整自然之感。織娘在編織時, 要綜合考慮相鄰兩個紋樣之間的關系, 才能達到其比例勻稱的裝飾效果。圖4是以侗族經典圖案為主題設計的圍巾, 八角紋也叫太陽紋。侗族是一個崇日的民族, 八角紋體現族人了對太陽的尊崇。侗族自古有也有崇鳥的習俗, 第二列是二方連續鳥紋。第三列為多耶紋, 多耶為侗族的一種集體舞, 描繪侗家人手拉手歡歌樂舞的場景, 這類紋樣通常不做主紋樣出現在侗錦中, 常以二方連續的形式織造在織物的邊角處, 作為陪襯紋樣經常使用。[5]

  圖4 侗族經典圖案圍巾 (自攝)
圖4 侗族經典圖案圍巾 (自攝)

  來源:湖南省通道縣坪坦鄉

  四方連續圖案, 是以某個單位的圖案向上下左右四個方向重復排列而成, 因其圖案具有四面八方循環反復、連綿不斷的結構組織特點, 又稱為網格圖案。侗錦四方連續的圖案整體骨架有曲有直, 直線骨骼飾以的圖案, 具有秩序感, 曲線骨骼的圖案畫面效果富有運動和節奏感。圖5素錦圖案為井字紋內填充八角紋, 侗族人崇水喜井, 引入織錦紋飾中象征人丁繁衍, 生生不息。

  圖5 侗族四方連續圖案素錦 (自攝)
圖5 侗族四方連續圖案素錦 (自攝)

  來源: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

  (三) 侗錦混合組合構圖方式

  顧名思義, 混合組合構圖方式是指單獨圖案與連續圖案的組合性構圖。這是侗族服飾圖案中常見的構圖方式。在織繡過程中, 要注意各部分的所占比例, 主次分明, 把握整體造型節奏美感。混合組合構圖方式一般采用鋪滿式手法, 增加牢固耐性能的同時, 兼顧美觀價值。 圖6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侗族織錦傳承人歐瑞凡與清華美術學院合作的侗錦圖案。織機上雖是半成品, 但仍明顯看到上面二方連續的龍紋、李子花紋與四方連續的鳳紋交叉排列。龍紋和鳳紋在侗錦中多見于與組合搭配的形式, 也是我國常見的紋樣裝飾手法, 它象征著權威與尊貴, 又有逢兇化吉, 健康長壽的意義。龍鳳在婚錦中又寓意姻緣美滿。李子花紋寓意豐收與美滿, 由中心向四周擴散的造型, 很像太陽, 也屬太陽紋的一種。

  圖6 織機上的素錦 (自攝)
圖6 織機上的素錦 (自攝)

  三、 非遺侗錦圖案構成形式的演變

  綜觀非遺侗錦圖案造型, 遵循對稱與均衡, 對比與調和等形式美法則, 其構圖骨架也有明顯的規律, 它是在菱形、回形、之形、線形等幾何框基礎上, 主體與陪襯紋樣按照二方連續或四方連續方式統一同一畫面中。傳統的侗錦圖案符號有著深刻的寓意與象征性, 侗錦發展到現代, 圖案的表現手法更為豐富, 構成形式也經歷了抽象化、簡單化、裝飾化的處理。[6]114-116分析非遺侗錦圖案現代的構成形式, 有助于認識裝飾紋樣的演變規律, 探究其文化與審美價值。筆者前往通道縣, 對侗錦傳承展開田野調查, 采訪了本地兩位非遺侗錦傳承人粟田梅和歐瑞凡。通過對其作品的分析和整理, 發現侗錦的圖案構成形式經歷了提煉、重構等過程, 她們給傳統的織錦藝術賦予了現代化氣息。粟田梅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侗錦織造技藝代表性傳承人, 筆者在訪問通道縣牙屯堡中國侗錦傳承基地時了解到, 傳習館與湖南大學等正大力推進校企合作, 侗錦在生產、營銷、推廣等階段都進行了升級改造, 侗錦圖案的用色到設計創新也與傳統的圖案大為不同。如傳統的侗錦用料多為自紡自染的棉麻紗布, 紗線成型都需要七八道工序, 費時費力。傳習館與企業合作, 紗線由公司提供, 織藝的時間成本降低, 顏色選擇范圍也更為廣泛。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看到非遺侗錦圖案在構成形式方面的演變。

  (一) 民族內涵到裝飾化

  非遺侗錦已經有兩千多年的歷史, 侗錦上的每個單獨圖案都有其深沉民族文化內涵, 但發展到近代, 侗錦文化性已經轉變了新的語境, 并要求滿足對產品的個性化需求。侗錦圖案開始變成一種裝飾性的符號, 并應用到現代產品設計中。如圖7中A為中國侗錦傳承基地校企合作的文創產品, 圍巾上紋樣依次為磨子花紋、棉籽紋、龍鳳紋樣。上文提到, 磨子花紋、棉籽紋在傳統的侗錦中寓意豐收與喜悅, 龍鳳紋樣象征吉祥與長壽, 這種傳統紋樣只有在織娘的手中數紗挑經下才具有民族韻味。但現代設計師經過重組再造, 將這種圖案應用在柔軟貼服的棉柔布料上, 把傳統侗錦的古樸艷麗轉化為優雅細膩的風格, 增加視覺裝飾性, 弱化了其民族內涵,

  (二) 混合構成組合簡化

  非物質文化遺產侗錦圖案的構圖嚴謹, 主次分明且式樣豐富多變, 構成形式有規可循, 但隨著時代的發展, 侗錦的組合形式也開始簡化。筆者走訪了湖南通道侗族自治縣呀啰耶侗錦織藝發展有限公司, 結識既是公司董事長又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侗族織錦傳承人歐瑞凡。歐女士在介紹自己公司產品時頗為驕傲, 她將傳統的織錦圖案有繁化簡, 廣泛應用于多樣化的產品設計, 如旗袍、床品、掛飾、桌布、包包、圍巾、抱枕、手機殼等, 這些產品圖案簡潔干練。傳統的侗錦多是兩個以上的單獨紋樣在一定的骨骼結構內, 按二方連續與四方連續組合的方式緊密循環排列, 如圖7B上蜘蛛紋就是在菱形結構中并穿插鳳尾紋、太陽紋等循環圖案。蜘蛛紋在侗錦中較為常見, 它是侗族的文化圖騰, 象征著勤勞勇敢。歐瑞凡將這種經典的圖案提煉、簡化、重構, 如圖7中B圖。變化一是傳統的蜘蛛紋是趴在葉子上的, 她將葉子與底色圖案統一, 單獨紋樣廓形更為簡潔。變化二是她改良了傳統混合構成方式, 只把單一的蜘蛛紋樣運用四方連續的方式再排列, 整體效果極具現代時尚感。

  (三) 圖案構圖新穎多樣化

  筆者田野調查前, 雖查閱了大量的學術文獻, 熟知侗錦的構圖形式和民族內涵, 但在田野考察中, 仍發現很多新穎的侗錦圖案在書籍期刊上較為罕見, 這些圖案的構圖形式亮點獨特, 符合現代人的審美需求, 新穎又多樣化。如圖7C為呀啰耶侗錦織藝發展有限公司設計的圍巾產品, 圖案為多耶紋, 傳統的多耶紋構成形式是二方連續排列, 歐瑞凡重組為四方連續構成, 仿若又加了留白處理, 簡潔明快。此外, 從象征意義上來看, 多耶作為一種集體舞, 用手拉手的圖形特征來表示對火和薩神的崇拜。改良后的多耶圖案從集體排列變成情侶雙人重復組合, 預表現倆人牽手的模樣, 賦予了侗錦新的個性, 溫馨有趣。歐瑞凡雖改變了多耶的圖形內涵, 但也保留織錦圖案對情感的表達部分, 設計產品兼顧傳承與創新。圖7D為中國侗錦傳承基地織機上的暗花紋素錦, 此素錦編制技藝與傳統彩錦一致, 運用了彩錦挑花的織造手法, 經緯線雖同色, 但粗細不同, 使得織錦顯現暗花紋, 低調而典雅。

  圖7 現代侗錦圖案 (自攝)
圖7 現代侗錦圖案 (自攝)

  來源:中國侗錦傳承基地和呀啰耶侗錦織藝發展有限公司

  四、 非遺侗錦圖案的文化傳承

  在非物質文化保護中, “傳承”是核心, 是靈魂。文化的傳承是傳承中華民族文化最精華的部分, 是各民族歷史上遺留下來的值得保護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侗錦是侗族文化物化形式的代表, 侗錦圖案更是研究侗族的歷史、文化、習俗的重要依據。但由于侗錦織藝復雜, 全靠人工編織難以適應現代經濟發展, 很多侗族年輕人外出打工也不愿學習侗錦織藝了, 侗錦面臨著失傳的危險境地。發展侗錦文化, 傳承民族價值迫在眉睫。近年來, 為保護民族內涵豐富的侗錦文化, 當地政府、企業、個人都在做大量努力, 特別是2008年, 湖南通道侗錦織造技藝被列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通過侗錦博物館、傳習館、校企合作等方式, 增加了對新一批侗錦技藝的傳承人的培養, 這對展示侗錦文化藝術的魅力, 擴大侗錦對外宣傳和影響力創造了條件。[7]119-122

  非遺侗錦文化要有長久的保留與發展, 只是靠博物館和傳習館的宣傳與展示并不夠, 歷史的演變總要剔除不合時宜的事物, 保留下來最精華的部分。侗錦工藝費工費時, 并不能滿足當下人對生活的多樣化需求, 但侗錦圖案的簡潔明朗、樸實大氣, 既能剖析該民族的文化根源、又能詮釋其風俗面貌及藝術形式, 彰顯其在侗族文化中的傳承價值。文化的傳承要繼承, 更要創新, 只是將傳統侗錦圖案簡單的模仿和拼湊, 也滿足不了當代的個性化需求。若想侗錦煥發新的生命, 還需要挖掘圖案深層內涵, 研究侗錦構成形式的轉變, 使得侗錦文化能夠有長久的發展。

  五 、結 語

  侗錦是我國民族文化精神的重要組成部分, 屬于非物質文化遺產。侗錦圖案構圖嚴謹、題材多樣、主次分明且具有極高的藝術審美價值。從古至今, 侗錦經歷了從古樸秀麗到簡潔大氣的發展演變, 如傳統的侗錦圖案多以兩種以上的單獨紋樣按照一定的骨骼結構重復循環排列。侗錦發展到現代, 構成形式開始多樣化, 組合結構開始簡化, 圖案造型新穎創新。非遺侗錦文化要存續與發展, 圖像構成形式語言也應該從傳統向現代轉變, 去其糟粕, 取其精華, 從而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繼承與創新。

  參考文獻

  [1] 汪為義.湖湘織錦[M].湖南美術出版社, 2008.
  [2] 王彥.侗族織繡[M].云南大學出版社, 2006.
  [3] 張建輝.服飾圖案設計[M].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 2012.
  [4] 張柏如.侗族服飾藝術探秘[M].臺灣漢聲出版社, 1994.
  [5] 喬松.湖南通道侗族織錦藝術研究[D].湖南工業大學, 2016.
  [6] 祁慶富.論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的傳承及傳承人[J].西北民族研究, 2006 (3) .
  [7] 楊海云, 楊金成.“焙喜的花”——侗錦紋樣藝術的傳與承[J].貴州民族研究, 2017, 38 (1) .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怎么看老时时彩后组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