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標簽:代寫本科論文 寫作發表 工程師論文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英語論文 > 歌德《漫游者的夜歌》原作特點及其漢譯本比較

歌德《漫游者的夜歌》原作特點及其漢譯本比較

時間:2019-06-12 14:07作者:曼切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歌德《漫游者的夜歌》原作特點及其漢譯本比較的文章,不論是漢譯還是英譯, 若想要再現原詩的含義與韻味, 就必須深刻體會原詩所傳遞的情感, 再結合不同的中西文化背景, 采用適當的翻譯策略, 不僅要注重整體美, 還不能忽視細節, 將“三美”有機結合, 達到形式、內容、韻律

  摘    要: “三美論”是許淵沖一個非常重要的詩歌翻譯理論。歌德的著名短詩Wandrers Nachtlied備受各國譯者的青睞, 存在諸多不同語種的譯本。本文將在許淵沖三美論的視角下選取這首小詩的英、漢譯本與原文進行對比分析, 解讀詩人的感情, 體會詩歌獨特的魅力和非凡震撼力, 并為讀者從事翻譯活動提供一定的借鑒和啟發。

  關鍵詞: Wandrers; Nachtlied; 詩歌翻譯; “三美”原則; 譯本對比;

  一.許淵沖“三美論”概述

  許淵沖認為:譯詩不但要傳達原詩的意美, 還要盡可能傳達它的音美和形美。其在《翻譯的藝術》一書中的對“三美”的闡述如下:“意美有時是歷史的原因或者是聯想的緣故造成的, 譯成另外一種語言, 沒有相同的歷史原因, 就引不起相同的聯想, 也就不容易傳達原詩的意美。”1“詩要有節調、押韻、順口、好聽, 這就是詩詞的音美。”2“關于詩詞的形美, 還有長短和對稱兩個方面, 最好也能夠做到形似, 至少也要做到大體整齊。”3因此, 譯者在表達原文意思時, 不僅要表達出原作字面的意思和畫面感, 還要傳達出深層的意蘊。然而, 在詩歌翻譯的過程中, 做到三美兼備是很有難度的。

  二.WandrersNachtlied原作分析

  歌德的一生留下了許多膾炙人口的作品, 其著名短詩Wandrers Nachtlied寫于1780年。彼時, 他于魏瑪公國任職已達六年之久。盡管歌德在政務活動中略有建樹, 但其本質是個詩人, 他開始對官場生活感到有些厭倦。1780年9月, 歌德登上了圖林根伊爾梅瑙的基克爾漢山, 并宿于山頂的一間獵屋中。他在木屋內寫下了這首短詩, 真實地反映了當時他在山頂上的感受。原詩如下:

  über allen Gipfeln

  Ist Ruh',

  In allen Wipfeln

  Spürest Du

  Kaum einen Hauch;

  DieVogeleinschweigen im Walde.

  Warte nur!Balde

  Ruhest du auch.4

歌德《漫游者的夜歌》原作特點及其漢譯本比較

  (一) 格律、形式之美

  一首德語詩歌中最小的單位是音節。由相鄰的幾個不同輕、重讀音節組合成為音步。而構成詩行最小的單位是音步, 詩句中反復運用若干個相同的音步就成為了該詩的格律。在音步中, 重讀的音節稱為揚音節, 用“—”來標記;輕讀的音節為抑音節, 用“∪”來標記。該詩歌的格律為:

  über allen Gipfelna

  Ist Ruh', b

  In allen Wipfelna

  Spürest Dub

  Kaum einen Hauch;c

  DieVogeleinschweigen im Walde.d

  Warte nur!Balded

  Ruhest du auch.c

  這首詩共八行, 由37個音節構成, 每行音步數不等, 沒有一定規則, 是典型的自由詩, 主要采用了揚抑格和揚抑抑格, 形成了輕重急徐、抑揚頓挫的節奏。

  韻是在不同詩行的末尾使用同樣的音節。前后兩個相連的兩行詩行結尾押韻則稱為對韻 (aabb) ;韻尾交替出現則稱為十字韻 (abab) ;四行詩中, 一、四行和二、三行各押一韻則稱為包圍韻 (abba) 。原詩各行音節多寡不一, 錯落有致, 韻腳工整, 有一種特殊的音韻美, 音節中多含a、au、u、ü等飽滿的元音, 前四行節奏分明, 采用的是十字韻;后四行則是包圍韻。此外, 它們的尾韻還采用同音韻 (eln/uh/eln/u;auch/lde/lde/auch) , 使得詩句讀起來瑯瑯上口, 聽起來悅耳悠揚。

  (二) 意境之美

  該詩采用白描的手法結合“山峰”、“微風”、“樹梢”、“棲鳥”等意象傳達出一種安逸和諧、深邃遼闊的意境, 詩歌前六行將山中景色描繪得淋漓盡致, 將內心的洶涌與大自然的靜謐形成對比, 最后兩行情景結合, 直抒胸臆。詩人的視角是由遠及近, 自上而下, 意象的變換, 則表現出空間美和時間美, 意境深遠, 韻味悠長。在蒼茫的暮色之中, 四周低矮的山峰依稀可見, 月色朦朧, 微風不起, 棲鳥不驚。詩人就站在這靜夜的山頭, 俯瞰群山, 欣賞氣象萬千的自然景色。望著這高處無邊無際的寂靜, 詩人心頭的郁悶和煩亂逐漸消退, 最終沉醉于大自然, 達到了內心的寧靜與平和, 不由發出這樣的感嘆:“Warte nur!BaldeRuhestduauch.”31歲的歌德試圖表現的是躲避世俗的喧擾, 通過短暫的休憩獲得生活的從容。而1831年82歲的歌德早已飽經風霜, 他故地重游時, 重讀舊作, 內心想要獲得的不再是短暫的休息, 而是無邊的安寧。

  三.英漢譯本之分析比較

  歌德的這首短詩自創作以來就吸引了許多讀者和譯者的興趣, 它不僅在德國廣為流傳, 在其他地區也頗受歡迎, 截止到2000年, 其外國譯本共計有15種文字。據統計, 截至2013年, 在中國也至少有二十三位譯者先后將其譯成漢語, 如郭沫若、馮至、梁宗岱、錢春綺等著名德語譯者, 還有其他英語譯者, 其版本有直接從德語譯成漢語, 也有從英語、俄語等其他語種轉譯的。不同的譯者具有不同的理解和表達方式, 面對同一文體時所產生的譯作是各具特色的。

  (一) 郭沫若漢譯本的分析

  國內最早的漢譯本出現在1921年11月, 唐性天將其發表在《文學旬刊》上, 名為《游客夜歌》。但在唐譯發表前的一個月, 郭沫若在寫給郁達夫的書信中也翻譯了這首詩, 名為《放浪者的夜歌》。郭沫若的譯詩如下:

  《放浪者的夜歌》

  一切的山之頂,

  沈靜,

  一切的樹梢,

  全不見,

  些兒風影;

  小鳥兒們在林中無聲。

  少時頃, 你快,

  快也安靜。5

  郭沫若的譯法貫徹了其“以詩譯詩”的原則, 從整體上看增強了語言上的閱讀快感。詩句在遞進的過程中有一種節奏感, 剎那間的屏息、停頓和緊張感, 隨即又驟然放松, 引導情緒進入一個平和的狀態。全詩深遠的境界表達出了原詩隱含的意蘊美。與原詩對比可以看出, 詩行長短的分布與原詩一致, 因為郭沫若選擇了用漢字來代替音節的方法, 使得每行字數與原文音節數相同。

  郭沫若受當時新文化運動的影響, 譯詩采用的是當時盛行的白話文的無韻自由詩體, 根據原詩作者內在情感的起伏變化來安排詩歌的意象, 沒有刻意追尋詩歌語言的節奏韻律, 使得譯詩讀起來并不刻板生硬, 最后兩行還有一種輕快、平和的調子。因為在面對詩體形式構建時, 郭沫若認為, 詩的精神在于內在韻律并非外在的韻律, 內在的韻律是情緒的自然消漲。然而歌德的原作在韻腳上卻是有一些講究的, 這首詩在翻譯后很難保持它原來的神韻, 與原作相比, 郭譯由于外在韻律的缺失導致整首詩缺少些許抑揚頓挫的美感。

  (二) Henry Wadsworth Lon gfellow英譯本的分析

  此詩首個英譯本的出現比漢譯早了約一個多世紀, 最早的英譯本刊登在1801年2月出版的雜志the Monthly Magazine上。然而本文選取的是在流傳最廣的, 由美國著名詩人、翻譯家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 (亨利·沃茲沃斯·朗費羅) 于1845年翻譯的版本。郭沫若也曾在與郁達夫的書信中對此版本大加贊賞。其譯詩如下:

  Wanderer’s Nightsong

  O’er all the hilltops

  Is quiet now,

  In all the treetops

  Hearest thou

  Hardly a breath;

  Thebirdsareasleepin the trees:

  Wait, soon like these

  Thou too shalt rest.6

  相比之下, 印歐語系之間的互譯要比德語譯成漢語輕松一些, 但想要譯好這首詩卻也需要花費很大的功夫。朗費羅的譯法在字面上不錯, 由于是直譯, 顯得有些平白、質樸。從形式上來看, 該譯詩屬于自由詩體, 每行的音步數不等, 行數參差不齊, 音節數和原詩相同, 卻不如原詩的韻腳工整。然而略有遺憾的是, 觀察朗費羅創造的其他詩歌全篇都達到了音韻和諧之美。譯詩中使用[s]音不少, 讀起來一片“嘶嘶”聲, 的確像是給黑夜增添一種寂靜的氛圍。“all”一詞在發音時, 需要吸氣, 收腹時氣息上揚, 但詩行以呼氣的“tops”結尾, 二者相得益彰, 此時的確有一種立于山巔的心曠神怡之感。總體看來, 朗費羅的譯詩較為忠實, 形式和意義上也都貼近原詩, 達到了“形美”和“意美”, 但細細品讀, 仍有不足之處。筆者認為, 朗費羅將“Spürest du”譯為“Hearestthou”有些不妥, 德語中的動詞“spüren”在原詩中更偏向“感覺、察覺”的意思, 而朗譯詩中選用的詞是“hear”, 該詞主要是“聽見、聽到”的含義, 與原詩相比便顯得不夠忠實, 說話者完全依賴于聽覺, 而不是用心去感受周遭的世界, 如此一來詩歌的意境就不能完美地表達了。相比之下, 郭沫若在該詞的翻譯上采用了“通感”的手法, 視覺化的描寫, 才使得詩歌更加具有意蘊美。

  (三) 譯本分析總評

  實際上, 這首詩的意境, 在中國的古典詩歌中是十分常見的, 可以說其中的意象在古典詩詞中已然成為了一種典范。然而漢、英兩種語言屬于不同的語系, 其詩歌表現規律存在很大差異, 只能將二者的譯詩在“三美”論的原則下與原作進行比較, 很難進行英漢譯本的全面對比。此外, 譯詩很難在每個方面和層次都達到與原詩一樣的境界, 能在其中兩方面達到與原作相近的效果, 便已經是一篇上乘的譯作。

  總體上來說, 這兩個版本的譯詩都極具特色, 各有所長。兩位譯者也都表達出了各自的風格和追求, 將原詩的精華一展無余。因為詩歌的翻譯本身就是一件具有高難度的事情, 譯詩者首先要是個詩人, 才有機會做到原詩“三美”要素的傳達。形式上來看, 英譯本和中譯本都和原詩相同。詩歌的外在形式能帶來的視覺得美感, 更有利于傳神達意。郭沫若的譯詩達到了“意美”、“形美”, 卻單單缺乏外在的“音美”。而朗費羅的譯詩似乎也未達到原作標準的“音美”, 但同郭譯相比, 其“意美”也略顯遜色。究其原因, 這是受不同文化背景和語言表現力的影響, 漢語是一種極具表現力的語言, 漢語發音響亮, 語調鏗鏘, 富于變化, 具有音樂之美, 這是任何一種語言都無法達到的。

  四.結語

  通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 不論是漢譯還是英譯, 若想要再現原詩的含義與韻味, 就必須深刻體會原詩所傳遞的情感, 再結合不同的中西文化背景, 采用適當的翻譯策略, 不僅要注重整體美, 還不能忽視細節, 將“三美”有機結合, 達到形式、內容、韻律和意境的統一。

  參考文獻

  [1]Burnham, Scott.The Stillness of Time, the Fullness of Space:Four Settings of Goethe’s“Wandrers Nachtlied”[J].19th-Century Music, 2017, 40 (3) :189-200.
  [2]丁志斌.詩歌翻譯的美學取向[J].外國語文, 2010, 26 (01) :100-104.
  [3]Schober Rita.Zu Goethes Wandrers Nachtlied:Ein Gedicht, seine Entstehung und seine Wandlung in anderen Sprachen[J].Zeitschrift für Germanistik, 1987, 8 (3) :261-274.
  [4]許淵沖著.文學與翻譯[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3.
  [5]咸立強.郭沫若與歌德的《流浪者的夜歌》[J].中國比較文學, 2009 (2) :82-90.

  注釋

  11.許淵沖.翻譯的藝術[M].北京:五洲傳播出版社, 2006:53
  22.許淵沖.翻譯的藝術[M].北京:五洲傳播出版社, 2006:55
  33.許淵沖.翻譯的藝術[M].北京:五洲傳播出版社, 2006:58
  44.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Goethe’s Werke.Vollst?ndige Ausgabe letzter Hand.Erster Band.[M]Stuttgart und Tübingen:J.G.Cotta'sche Buchhandlung.1827:99
  55.郭沫若.沫若書信集[M].上海:泰東圖書局, 1933:199
  66.https://en.wikipedia.org/wiki/Wande rer%27s_Nightsong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網站地圖 |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服務承諾| 服務報價| 論文要求 | 期刊發表 | 服務流程
怎么看老时时彩后组三